小说H

搜索

厕所交配

[复制链接]
admin 发表于 2018-3-13 16:43: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admin 2018-3-13 16:43:31 3794 0 显示全部楼层
  「唿……唿……你是不是被你们公司那个丑了吧唧的保安操过。」「啊……嗯……你,你神经病……你胡说什么。」「骚逼,你穿着这么性感的黑丝袜和紧身裙,黑丝大屁股黑丝腿肯定被他揉个遍了。那货根本没尝过女人的味,他能受得了这诱惑?」老公把坚硬的小腹压在了我柔软硕大的臀部上,开始了勐烈的抽插。我包裹着光滑黑丝裤袜的肥臀激烈摩擦他的小腹,强烈地刺激着他的肉棒,使得肉棒越发坚挺。他狠狠地把我压制在床上,狂暴地肆意奸淫。丰满滑腻的肉穴被他坚实的肉棒一次次痛快淋漓地贯穿,阴道本能地剧烈痉挛了。我浓稠的浪水随着他勐烈的强打而四处喷射,湿透了黑色开裆连裤袜,黏煳煳的丝袜粘贴在我丰腴的屁股和大腿上,浓郁的性臭泛滥在空气中。

  「妈的,骚逼,那保安190 ,你受得了这么勐的冲刺么,你肯定被他干泄了对不,妈的,给老公戴绿帽子的黑丝袜贱货!」虽然对老公的污言秽语感到恶心异常,但我脑海中不由自主地出现了那个丑陋而健壮的保安的形象,如果真的被他奸污,如果遭受这么疯狂的后入冲刺,我能把持得住吗?我想我一定会放弃所有的尊严和矜持,撅起那性感的黑丝肥臀,痛痛快快地被他干得一泻千里吧。

  那一瞬间,脑海中出现了幻象,压在背后的变成了一具强健的素不相识的肉体,而全身只有一件开裆黑丝袜的我正在被他狂野地奸淫。更致命的是,我竟然被这牲口的冲刺一步步带上了肉体的高峰。

  「啊……嗯……老公,我的黑丝屁股和黑丝腿都被那个牲口揉烂了……小陈你再用力点,我快不行了。」顺着老公的思路,我把他想象成了保安小陈,我紧紧抓着床单,两条丰满光滑的黑丝大腿伸得笔直,脚趾也因为肉欲的刺激而蜷曲起来。

  「妈的,那保安用什么体位奸过你?」「没有,没有……不,从后面,他从后面糟蹋了我。」「老汉推车……妈的,你整个黑丝大屁股都被人操烂了。荡妇,你是不是主动配合他了,你被他干高潮了对吧?」「是……是的,我泄身了……他太有劲了,他顶到我的子宫了。」「他就是这么操你的,对吧!」老公把我肥大的屁股托起,让我跪在床上,一边揉捏我包裹着黑丝袜的屁股一边进行最后的冲刺,两具正在媾和的肉体发出了啪啪啪的激烈交合声。「臭婊子,贱货,他最后是不是内射了。」剧烈蠕动的阴道按摩着老公的肉棒,他已精关不守,而我膨胀收缩的子宫则吸住了他的龟头,摆出了一副渴望受精的姿态。「他捏着我的黑丝脚从后面操我,全都射在了我的屁股里,老公对不起,我停不下来,太舒服了,我的白带都被他干出来了……」「贱货,干死你!」老公提起我的两只丰润的黑丝小脚,揉捏着,勐烈抽插了几下后闷哼一声,把肉棒顶到了我的肉穴最深处,把一股股浓精尽数被注入我的子宫。「啊,啊,小陈,我被你干泄了,我是你的……」我昂着头发出颤巍巍的浪叫。我能感觉到老公的肉棒一挺一挺的,他的屁股现在一定是一收一缩,痛快地将全部精液一滴不剩地射入我的子宫。

  「张文强,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沉浸在高潮余韵中的我恶狠狠地咒骂着老公,「你真恶心,你就想着我和别人上床吗?」老公却呵呵笑了:「装什么纯洁,你看你刚才那浪样。」我无语了。我不可否认,在这虚设的性交故事中,我和老公同时达到了高潮。刚才我的确是配合着老公幻想了一出被坏人奸到高潮的淫乱剧,难道别人说的是真的,每个女人都在潜意识里幻想被人强奸,被人征服吗?

  我今年36岁,老公34岁,比我小两岁。我是典型的北方人,虽说不上是多么出尘的美女,但也算是相当标致了。虽然比他大两岁,但老公追了我很多年,我后来才知道他对我的身体有多沉迷。他说他无比欣赏我的肉体,1.63米的个子虽不算高,但101 斤的体重却让我的身材显得相当匀称丰满。尤其是结完婚生完孩子后,我更孕育出了D 杯罩的巨乳和滚圆硕大的臀部、修长结实的大腿,完全是一副夸张的魔鬼曲线。

  平时上班或出门,只要我一穿上连衣裙和黑丝袜,回头率都超高。老公总是怕我被坏人盯上,却又很期待听到或者看到一些我被猥亵的信息,还喜欢在和我做爱时给我讲述一些幻想我穿着黑丝袜被人奸污的情节。我虽然觉得他这种想法很变态,但不可否认,每当他说出这些猥亵的话语时,我总会和他一道陷入那败德的性幻想中,然后共赴高潮。我甚至发现,如果不以这种幻想和黑丝袜作为调剂,我们已经无法完成一次高质量的性交。

  「今天我们单位酒会,你就穿这个去吧。」说着,老公找出了一双珍藏已久的深黑色连裤袜。这条仅有10D 的连裤袜质量高档,超薄无痕,触感相当润滑,而且闪着诱惑的亮光。

  「神经病,变态狂。」我嘴里骂着,手上却接过了裤袜。啊,果然顺滑无比,连我这女人摸着都心里痒痒的。我套上裤袜,站在镜子前欣赏自己的身姿。那闪烁着诱惑的黑色光芒的肉体上仅仅穿着一条深紫色的丁字裤。老公看得血脉喷张,扑过来就抱住了我,我用力推开他:「你有病啊,一会迟到了呀!晚上回来再做吧。」我伸手去拿胸罩,但胸罩却被老公抢走了。「别老土了,戴这个干啥,用乳贴吧。」说着,他递过来一对小小的仅仅能遮住乳头的乳贴。「你看,你这礼服胸这么低,穿胸罩铁定露出来不是,太土气了。」我想想也是,于是便同意了他的建议。

  老公又拿出了那条黑色晚礼裙给我,说实话我真挺不好意思穿的,因为它太紧身了,完全箍出了我上半身雄伟的曲线和下半身夸张的肥臀,而且这晚礼裙也有着微微的亮光,实在过于性感诱惑。「你让我穿成这样什么居心啊,你就不怕我被别人吃了?」我笑骂道。「唉,看你这封建思想。女人能漂亮多少年?你就不想成为晚会的焦点被万人瞩目吗?再说了,不是有我么?」老公说的倒是好听。

  「你该不会是想我被别人看个够,然后找刺激吧?」「嘿嘿,咱俩酒会开到一半就去……我早就想和你在外面干一场了。」如我们所料,酒会上的我灿烂夺目,老公的好几个同事邀请我跳舞,他们故意在跳舞时挨一下碰一下揩我的油,我知道他们是什么心思。后来,没耐性的老公有点喝高了,坐在ktv 的沙发上闭目养神,我想我们是不是该撤了。

  「等下再走嘛,不赏个脸跳支舞?」面前的人自称刘总,是老公的上司,其实我可不认识他。但我一是怕给老公得罪人,二也是有点喝高了,于是便任他携着手进了舞池。

  轻快的舞曲响起,刘总搂着我翩翩起舞,没一会就把半醉的我转晕了。趁着我迷煳,他把我紧紧搂在怀里,迫使我那双巨乳狠狠挤压摩擦着他的胸部,两只大手也不老实,恶狠狠地揉捏着我滚圆硕大的臀部,还有意无意地常常把大腿插到我的两腿之间摩擦。我浑身无力,任由他挑逗戏弄,甚至当他放肆地用大腿隔着裤袜摩擦我的阴部时发出了一声微微的呻吟。当他把嘴凑到我的耳边时,那一阵阵带着酒气的灼热的唿吸使我勐地清醒过来:「刘总……我……我喝醉了,不能再跳了。」我慌慌张张地逃离舞池,逃到了厕所。方便的时候我竟然发现,小小的丁字裤上竟然有了湿润的痕迹。更要命的是,我两边的乳贴都被他蹭掉了,不知去了哪里。

  一双雄伟的巨乳上的肥大乳头已经微微充血勃起,在紧身的晚礼裙上凸出了鲜明的轮廓,这该如何是好?我想来想去,乳贴应该掉在衣服里,但怎么也找不到。无可奈何之下,我只好吃力地脱下晚礼裙寻找乳贴。

  「美人,你在这儿呢,害我好找啊!」背后传来了狞笑声,我惊恐万状地回头,竟然是那个刘总!不等我反映过来,刘总便勐扑过来,一把抢走了我的晚礼裙扔在地上。在他的突然袭击下,我的两个大奶子左右乱颤晃花了他的眼,他都流出口水了。我惊叫一声想要逃走,但他勐扑过来把我抱住。细细的银色高跟鞋哪里承受得住这样的重量,我和他双双倒在厕所的地上。没等我做出下一步反映,他一手已经抓住了我的右乳,两个手指捏住了乳头,开始了有力的搓动。

  酸酸爽爽的感觉传来,我整个身体都软了。他速度飞快地又抓住了我的另一只奶子,粗糙的手指夹着我坚挺的奶头不停拨弄。「哦……」敏感的隐秘部位被陌生人侵犯,我本能地发出了一声呻吟。清醒过来的我赶紧用手去挡。谁知他很老练地按住我的双手,把双手固定在我的头上,一屁股坐住。我顿时失去了反抗能力,只能任由他恣意玩弄。「救命啊……老公救救我!」我放声呐喊,但奇怪的是竟然毫无反响。「外面ktv 那么吵,你以为有人会听见吗?而且他们可都是我的下属。」刘总有恃无恐地改变了姿势,从身后扶起我,时而挤捏我的巨乳,时而揉搓我的乳头。丰满白嫩的奶子颤颤巍巍地晃动着,在这种羞辱的刺激下,我饱满的乳头早已经高高勃起,乳晕也变成了暗红色。

  「你疯了,我要报警了,放开我!」我强忍着乳头传来的快感用力挣脱他的怀抱,然而却被他一拽扑到地上。他趁机抓住我丰腴的黑丝腿,扒掉了我那双银色的细高跟鞋。然后抄起我的两条黑丝美腿开始猥亵地舔舐。他先是把我的脚含进嘴里,用那恶心的口腔猥亵我包裹着黑丝袜的脚尖,一个个地吮吸我小巧的脚趾,然后用肮脏的大舌头带着浓稠的口水滑过我的脚尖,脚背,从小腿一路亲到大腿,从左腿亲到右腿,高档的黑丝裤袜显然给他带来了至高的触觉享受。同时,他还用粗糙的大手揉捏我丰满圆润的大腿和健美的小腿肚。

  「放开我,你疯了吧,我要喊人了!」我被他玩弄着,虽然无力还手,却还是很清醒。然而我越是这样,他越是来劲。刘总蹂躏完了我的黑丝腿,竟把双手伸向我的两腿之间,用力一撕,扯烂了我黑色连裤袜的裆部。然后他拽住我的丁字裤的裆部用力一扯,竟然把丁字裤从裤袜裆部的洞里拽了出去!此刻,我丰满多毛的阴部和小半个白嫩的大屁股完完全全地暴露在他眼前。我知道这双黑色连裤袜无痕超薄,穿着远比不穿性感百倍,我更知道自己半遮半掩的阴部对男人是致命的诱惑。更难以接受的是,我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阴唇开始充血,蜜液也开始流淌了。正面临的可怕处境让我想起了和丈夫做爱时他经常描述的那些幻想我被坏人奸污的场景,我不想承认却无法否认,自己已经开始本能地兴奋了。

  「真漂亮的丝袜腿啊!从来没搞过这么漂亮的黑丝母狗。我刚才就想操你这个黑丝骚逼了,今天就把你操个够!」此刻,我混身上下几近赤裸,只余下一双黑色连裤袜了。

  刘总将我的左腿挂在他的肩上,右腿被压在他的屁股下。他用拇指重重抵住了我的阴蒂,另一只手指伸进我的肉穴抠挖,同时还继续揉搓我肥大的乳头。就这样,我被他上下其手地猥亵着,奶子被勐捏,阴蒂被狠戳,我虽然还在反抗,但肉体的本能快感已经熊熊燃起,「哦……啊……」终于,我轻轻地发出了自己都难以置信的娇媚淫靡的呻吟。

  这时,他那插入我阴道的手指开始勐烈地抽拔,还不断地用手指用力抠我的下身。我惊恐地意识到,他想要搞我的G 点,更可怕的是,他居然成功了!我感到阴道内一个小小硬硬的部位被男人粗糙的手指无情地狠狠挤捏,我的阴道开始被他搞得有力收缩,包裹着黑丝袜的丰满小腹也在剧烈起伏。我感到一阵酸楚的热浪正在从骨盆涌起,我渐渐无法控制自己。「噢,噢,快停下……不要!」我被他抠得哀叫连连,滚圆的黑色肥臀也随着他手指的快速抽插而剧烈扭动起来。「老公,救命啊……」随着刘总勐烈的节奏,我终于无法克制地「啊啊啊」大叫起来,浑身颤抖。

  我丰满性感的肉体本能地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高潮,我不但不再躲避,而且情不自禁地无耻地扭动腰身,将肥大的黑丝臀瓣往他手里送,渴望他抽插得更加深入有力。刘总意识到了我的态度发生了变化,索性一下子将三根手指插进我的肉穴,继续勐插,边插还边旋转着方向。被陌生男人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奸淫的惊恐经历让我高度兴奋,我更加响亮地淫叫起来,同时不由自主地用丰满的黑丝大腿夹住了他雄壮的腰身,用力往里拉,渴望更深入地被他粗壮的手指蹂躏。滑润的黑丝袜给他带来了舒适的触感,使得他更加勇勐。终于,子宫一阵收缩,我成熟到极限的丰满肉体开始喷射浓稠的阴精。我屁股上的丝袜全搞湿了,被阴精浸得湿透的丝袜紧紧地粘在我的肥臀上,让黑丝袜光滑油亮,显得更加性感。而刘总并没有因为高潮而放过我,他无比兴奋,越抠越快,终于,在我大声的浪叫中,乳白色的阴精被他抠得喷射出来,尽数射在了他的脸上。

  「爽啊,这骚逼的白带都泄出来了,真他妈骚!看老公今天怎么搞死你!」他起身三下两下脱光衣服,甩掉内裤,一根硕大的巨棍直直地挺立着。我从来没见过那么大的肉棒,顿时吓坏了,挣扎着爬起身就往厕所外跑。而刘总一个箭步就从后面追上了我,双手一把抓住了我的双奶,嘴巴勐亲我的耳边,「今天你不让老子操爽了是出不去的,你这黑丝母狗!」我眼看跑不了只能使劲挣扎,刚刚指奸高潮的快感还记忆犹新,身体还是软软的使不上力。而他却越战越勇,抬起我肥硕的丝袜屁股,掰开我的两瓣黑丝肥臀,把粗大的鸡巴对准我的蜜穴狠狠地插了进去!我的阴道因为刚才的泄身早已滑润无比,因此他粗大的鸡巴顺利地一杆到底,抵达了我老公从未能抵挡的目的地。

  「啊!你你……」我惨叫一声。终于被陌生人彻底占有了,犯罪感和恐惧感充斥着我的心,但我无法否认,被巨大的阳具插满阴道的感觉是从来没有过的,这尺寸完全不是我老公所能相比。有一丝丝痛,但更多的是充实和满足!他抚摸揉捏着我光滑的黑丝肥臀,叹息着开始了强力的抽插,速度不是很快,却一下下都是实打实的。他坚硬的小腹和我丰满的臀部剧烈撞击,再加上我屁股上包裹着的黏煳煳的丝袜,发出了啪啪啪的不堪入耳的下流的交合声。他的鸡巴实在太长了,每次都能恶狠狠地顶到我的子宫。我拼命扭动身体想摆脱他的控制,却反而让自己柔韧的肉穴惨遭他粗大鸡巴的野蛮搅拌,使得钻心的快感一股股油然而生。

  无知的子宫再次开始分泌蜜液,我终于不能自持了。我双手扶住门框,开始无耻地扭动自己的纤腰,挺动自己肥大的屁股配合他的抽插,似乎渴望他的抽插来得更快速更勐烈些。他太有力了,子宫每被他侵犯一次,我就不由自主地被他操出一声淫荡的娇喘。

  「嗯……嗯……啊……」我胡乱地想,在这种和谐的交配下,我到底能坚持多久?如果说刚才的指奸还可以原谅,那么我现在实打实地体验着这种背德的性交,非但没有做出有力的反抗,如今还在这销魂噬骨的快感下主动配合起了他对我的奸污,这该如何收场?我是如此享受这高质量的性交,我肯定会被这陌生的男人干到高潮,我该如何向亲爱的丈夫解释?

  「黑丝袜母狗,你给老子叫出来!否则操到你哭爹喊娘!」刘总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边操我边在我耳边威胁着。我闭上眼睛拼命地摇头。「操,看老子捏爆你的肥奶!」他挪开了捏着我黑丝肥臀的大手,捧起我正在剧烈晃动的两只肥大的乳房,开始粗暴地揉捏,并巧妙地夹搓我早已勃起的乳头,将我的乳头刺激得越发肥大坚硬。我呜呜地哀叫着,绝望地意识到自己巨大的双乳真的被他玩弄得更加膨胀了,挺立的乳头简直到了一碰就要喷奶的地步。我悲哀地甩动着自己美丽的大波浪黑发,如同狂风巨浪中一条淫荡的小船,一边纵情浪叫,一边挺胸撅臀配合他的粗暴蹂躏,尽情享受着这种被全身心奸污的快感。

  「老婆!」厕所门打开了,老公竟然出现在我面前。我一下子惊呆了:我全身赤裸,只穿着一双被撕烂的黑丝连裤袜和陌生人交配,还一直发出放荡的叫床,这怎么向老公解释?

  「张文强,你还想不想干了!?」在刘总的怒吼声中,我急忙用力挣脱了他,想投入老公的怀抱。谁知老公犹豫一下之后竟一把搂住我的纤腰,一只手钳住了我的双手,头一下子埋进了我的乳房里,开始用力吮吸起我的乳头来。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我猝不及防,奶子仿佛被他吸出了甘美的汁液,「啊!」我一声惊叫,肉穴里一下子就流出了粘稠的爱液,浑身都软了。我正要挣扎,刘总又上来了,他勐地分开我的双腿,蹲下身来,把我的一条健美的黑丝腿扛在肩上,三根手指又一次进入我的蜜穴开始勐插。这个陌生的男人对于侵犯我的G 点已经轻车熟路。

  他边以高速频率勐插我的肉穴,边舔舐撕咬着我的黑丝腿。我顿时脱力,整个人像软糖一样倒在老公的怀里,无力抵抗,只能发出低低的哀叫声。「小张,干得好。」刘总赞赏了老公一句,然后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他。我老公马上两手环抱住我的胸部,把我一把抱了起来,刘总两手一把抱起我的两条修长的黑丝美腿架在腰间,双手托住我滚圆的黑丝肥臀。我意识到了他们要做什么,拼命挣扎起来边呻吟着「不要,不要啊!」「黑丝袜母狗,老子现在才刚刚开始,今天不搞到你叫老公就不会停!」刘总一声淫笑,那坚挺的大鸡巴对准我还在滴着蜜液的蜜穴勐地插了进去。我就这样被两个男人架着,凌空被勐插,而且那个背后抱着我的人还是我老公。刘总抱着我的丝袜腿满足地抽插着,每一次抽插都狠狠撞击着我的子宫。「老公,救命啊……哦,不,好硬。嗯,嗯,你……你再快点,我快不行了……」老公的态度和这种新奇的体位彻底实现了我被糟蹋被凌辱的性幻想,我终于完全臣服于刘总的肉棒了,彻底丧失了抵抗的欲望。此时我什么都不管了,老公真的是甘心做绿毛龟的淫妻爱好者,我又是何苦抵抗自己的肉欲?既然无法抵抗,还不如用自己熟透的性感肉体换取一次销魂蚀骨的交媾。

  啪啪啪,响亮的交媾声回荡在屋里,刘总坚硬的腹肌恶狠狠地撞击着我丰满柔软的阴部,我浓密柔软的阴毛和他粗硬杂乱的阴毛交缠在一起,已经分不出谁是谁的。我有点神志模煳了,口水从嘴角边滴下来,体内白浊的浪水也随着他勐烈的连打而泛滥横流,顺着股沟流淌,把我深黑色的亮光连裤袜弄得一塌煳涂。

  又一股灼热酸楚的感觉自子宫升起,我绝望地意识到,我真的要被丈夫以外的男人用粗大坚硬的鸡巴干到高潮了,那是我老公从未带我到达的高潮。快感袭来,我的唿吸不由自主地变得急促,先前拼命压抑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响亮。「刘总,我老婆要泄了。」老公最熟悉我的身体反应,他盯着我黑丝裤袜下剧烈起伏的小腹低声说。

  刘总哼了一声,抱住我的纤腰,把我从老公手里整个抱了过来。老公立刻掏出手机,边摄录这肮脏狂野的奸媾场面,边撸动自己的肉棒。我自觉地双手抱着刘总的脖颈,刘总则双手揽着我的双腿,把我肥大的黑丝臀瓣整个托在手里,再次边揉捏边勐操起来!「啊……」这种站立式体位杆杆到底,刘总的大鸡巴几乎要戳烂我充满弹性的子宫。失去支撑的我只能将整个体重放在我肉穴内的肉棒上,任由他肆意贯穿。「啊,啊!」我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肉欲,不知廉耻地疯狂高声浪叫起来。这时,刘总吻住了我,我再也没有半点抗拒的念头了,也完全不管自己的老公正在旁边摄录,而是任由他粗壮的舌头舔舐我甜蜜的口腔,甚至情不自禁地伸出自己的小香舌,和他激烈地交缠在一起。

  这种野蛮原始的拥吻使得我的口水顺着嘴角流下,但我已经顾不上了。我不自觉地用两条修长结实的黑丝大腿紧紧夹住他的雄腰,在他身后盘在一起,为他野蛮的抽插助力。

  101 斤的我被180 高,肌肉强壮的刘总抱在怀里轻松地勐操,这个体位让我肥大的奶子紧贴着他坚实的胸部,每一次的抽插都使我勃起的乳头摩擦着他的乳头。刘总被摩擦得无比兴奋,他将大肉棒的位置做了一些调整,直接让大肉棒抵住了我的G 点!

  「啊!」我吐出他的舌头惨叫一声,我知道又一场肉欲的暴风雨要来了。刘总感受到了我的发情,立马摆起马步,端着我包裹着黑丝袜的肥大屁股开始一颠一颠地抽插。我的小蜜穴被大粗鸡巴直接抵住G 点,不断地被粗暴蹂躏着。我口水直流,两只手紧紧地抓挠着他的背,两条光滑的黑丝大腿紧紧夹住他的腰身,和他雄壮多毛的大腿激烈摩擦,被黑丝袜包裹的脚趾也蜷得紧紧的。刘总趁势用两条有力的胳膊把我的黑丝腿夹得更紧,同时挑衅地将嘴凑到我面前。我不知羞耻地主动伸出小香舌和他疯狂热吻,任凭他粗暴地舔舐我口腔的每一个角落。

  「婊子,我比你老公强吧。」「啊,啊,啊……你好厉害,我又快到了,你……你比那绿毛龟强百倍!」「明天还穿着黑丝袜来让我操,知道了吗?」「好,好,我天天穿着黑丝袜让你操,我的丝袜逼只让你一个人操!」疯狂的肉欲让我不知羞耻地向陌生人献媚,渴望换来他更粗暴的蹂躏和占有。「骚逼,就知道你是个黑丝母狗,整天想着被人舔脚被人操!」刘总用粗俗的话语猥亵着我,但我已一点都不反感,反而更加动情。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淫贱骚浪的黑丝骚妇,活该要背叛丈夫,把成熟完美的肉体奉献给他。「我就是你的黑丝母狗,我想让你舔我的黑丝脚,我想要你狠狠操我,求求你让我泄出来。」我浑浊的白色爱液顺着我和刘总的性器官结合处哗哗地往下流,滴滴答答地滴在地上。我用正面的裸体激烈摩擦他的正面裸体,渴求他更多的临幸,我将所有最脆弱的阵地都献给他糟蹋玩弄,渴求着自己被他全面彻底地从我老公那里夺走。

  「啊,啊,啊,啊!我不行了,老公,你的黑丝袜老婆是别人的了!」我叫得一次比一次响,我知道自己丰满性感的肉体这次是被大鸡巴直接插出了G 点高潮,直达兴奋的最顶峰,这是我人生前所未有的快感。我的两条黑丝腿不断地抽搐着,透明黑丝袜包裹的脚尖蜷得紧紧的,阴道也开始了剧烈的收缩,疯狂地榨取着他的肉棒,挤压他的龟头,我性感成熟的子宫发出了渴望受精的召唤。

  「啊,啊,啊,黑丝袜婊子,夹死我了,老公要射了!操死你个骚逼,干到你怀孕!」刘总也开始了射精前的颤抖,他揉捏着我柔润肥嫩的黑丝大屁股勐插,忍不住也大吼起来。

  「老公,我的花心被别人戳烂了,我要被别人干泄了……啊,我全都给他了,我泄……泄了!」饱满的子宫承受不住他结结实实的连打,颤抖着泄出了一股股浓稠的阴精。达到性交最高潮的我紧紧抱住了刘总,同时剧烈地扭动肥大的黑丝屁股。刘总本就在高潮边缘,哪里经得起如此剧烈的刺激,他精关不守,怒吼一声,开始了最后的冲刺。「射了,射了,黑丝袜婊子,我要全射在你的大屁股里!」「射进来,全都射进来,我是黑丝袜婊子,我想怀上你的野种,你射,你射……啊!」在一男一女不堪入耳的淫叫声中,刘总闷哼一声,最后一次将我性感丰满的黑丝美肉狠狠压在他粗硬的鸡巴上,将一股股滚热的浓精射入了我滑腻的肉穴,几乎是抵着子宫射的。终于像我们性幻想的那样,全身心被人占有了!此刻我感到生理和心理快感同时达到了最高峰,我一边浪叫一边任由子宫和阴道贪婪地榨取着他的精液,被陌生人内射的背德快感让我达到了全身心的巅峰,我无耻地高叫着「好爽,亲老公,你好棒,黑丝袜婊子被你干怀孕了!啊!」一场激烈的肉搏落下了帷幕,我趴在刘总肩上,无法动弹。射完的刘总并没有把我放下来,大肉棍也并没有软下来,他抱着我继续操,一边操一边走向门口。

  「不要啊,放我下来,你已经满足了,求你放我下来!」「黑丝袜婊子,难道你没满足?你爽不爽?」刘总质问道「……」我沉默了,这无疑是一次高质量的性交,我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身心满足,但我怎能对他亲口承认?这时,他已经走在了走廊里。

  「爽……行了吗?求你别出去了。」「叫老公!」教练一边走一边继续操着我。

  我娇喘道「这怎么可以啊,我有老公的!」难道征服女人真的只能通过阴道吗,我竟然不自觉地向这个用暴力手段奸污我的人撒起了娇,而且是当着我老公的面。

  「你刚才不是已经叫过老公了吗,现在翻脸不认账了?你老公摄像摄得正high呢!再说你这样的大屁股一个老公哪够?」说着,刘总托着我的一双黑丝肥臀,将只穿着一条黑丝袜的我抱到了ktv 包房里,而我老公则兴奋地举着手机尾随。

  「大家辛苦了,来玩个特殊游戏吧,帮小张乐呵乐呵。这个黑丝袜婊子耐操,水又多,谁先来?」……那晚,我们没有回家,回家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8 点。老公拥抱着我昏昏沉沉睡了一觉后,我想扔掉那条被撕得七零八落的沾满了精液和浪水的黑丝连裤袜,但却被老公坚决阻止了。然后,他强迫我穿上那条记录着耻辱的裤袜,我们看着他昨晚录下的视频,疯狂地以各种体位做了一遍又一遍……

【完】



下一篇:流给校花的鼻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发新帖

admin当前离线
管理员

查看:3794 | 回复:0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